單鏡頭人生──攝影家劉安明

世紀的寶貝

單鏡頭人生──攝影家劉安明
首播日期:99年3月17日晚間9:00

三月初,劉安明伯伯非常罕見地打電話來,問我:「請妳幫忙寫的文字,好了沒?」真是讓我太不好意思了,從年前知道劉伯伯終於要出版海的攝影集,他就希望海岸線的單元,我可以為他寫個幾百字的序言,而我總是拖延著…..。

時間,是這模樣地快速前進著…猶記2008年初次見他,八十歲的他仍在拍攝,並預計將拍了十幾年的屏東海岸線,付梓成書。然而,2009年年初,劉媽媽中風,再見他時,他說「書,可能完成不了了,因為歐巴桑(劉媽媽)生病」。

沒想到,就在我們拍攝、剪輯完成,片子即將首播的前一天接到劉伯伯催稿的電話…現在,這本專輯,已然進入排版階段…當我驚覺到光陰的挪移,如此這 般不著痕跡、快速地令人不知不覺而有所失落時,卻在劉伯伯一本又一本的攝影集裡,發現日子的樣子是可以如此鮮明且厚重的定格,他用一張又一張的照片,訴說 著他與台灣一起成長的故事。

關於劉安明,有篇報導是這樣寫的:「談起台灣的攝影發展史,你就不能不知道劉安明;談起屏東的紀實攝影你更不能不認識劉安明。」

劉安明1944年開始接觸攝影,當時大兄劉安乾向日本人學習照相技術後,在潮洲開設了一家「本多寫真本館」,哥哥要到他店裡學習,那是一個用木頭做成箱型 的大相機、玻璃當片基、光圈、快門都必須依賴經驗判斷並手動的時代。之後,潮洲另一家由日本人成立的照相館找他去幫忙,有一次日本航空隊訓練機失事墜落, 他被叫去外拍,這是他第一次負責攝影,也是第一次外拍,在雙手顫抖下,拍成了生平第一張照片。

然而就在這家日本人設立的照相館裡發生了一件事,端午節那天,劉安明的父親包了粽子及拿了一袋米到店裡好謝謝日本師傅照顧兒子,父親回家後,劉安明卻見日 本老闆的兒子拿起家裡送來的粽子,拋來?去玩耍,這種不珍惜的態度讓劉安明氣的決定離去,離去前又被老闆取笑無處可去….。

離開相館的劉安明,歷經少年兵等工作,躲空襲如家常便飯外,當年台灣物資之缺乏也令今日的我們,難以想像,但他仍說他運氣很好,躲過幾次的劫難,活了下來…。光復後,命運又讓他回到照相的行業裡。

當時的專業師傅很少,練就一身紮實功夫的劉安明,從照相、修版、沖片、印樣等工作皆一手包辦,精湛的技術讓他被多家相館競爭聘用,直到婚後,1955年回 屏東,開了一家「真藝攝影」照相館。1956年,因為一位日本攝影同好提到台灣攝影落後日本幾十年,他又嚥不下這口氣而投身至鄉土記錄攝影,這樣一路跟著 台灣的成長記錄下來…。關於紀實攝影,他沒有老師,關於構圖,他說他是看電影學來的,總在相館沒客人上門時,他背著太太偷偷溜到戲院看上映的美國 片…看光線看鏡位…。問他,「偷偷去看電影,回來沒有被罵啊?」「有啊!回來都會被唸得很慘…但一得空,我又跑出來,不是去看電影,就是去拍 照片。」

記得有次他提到早年拍照,是會被監視的,因為當時的政治氛圍見不得台灣底層脫序或襤褸的畫面,但他說他心目中所謂影像的真善美不是只有眼睛所見的美才是 美,舉個例子:在街上有一位衣衫襤褸撿破爛的人推著車子,因為推不動,一位年輕人幫了他一把,這才是我心中所謂的美。

直至今日,劉伯伯至今仍使用單眼相機,並沒有用現在流行的數位相機,因為他覺得「數位相機慢一拍,不夠快」。在「慢速」的等待中,「快速」地攝取畫面, 他,一位八十幾歲的老人家,用照片告訴我們,台灣有今天的進步,是一位又一位辛勤的農民,奠基起來的;他也用相片揭露當年聯考制度,讓孩子失去什 麼…。

關於這樣一位伯伯,我想再多文字都無法訴盡,讓我們一起透過影像來接近他吧!

 

導演的話/蔡靜茹

相機鏡頭展現的是一個攝影家的心,這樣的體驗源自於我對劉安明作品的感受。
這位出生於日治時期台灣的攝影界老前輩,其作品散發一股濃郁的對這塊土地的情感,站在他的作品前你自然就能意會。

繼往開來,是我對劉安明伯伯攝影作品的第一個印象。80歲的他,其生命歷程可以說與台灣近代歷史發展同步,攝影正是他見證台灣歷史發展的工具。

劉安明伯伯的作品中,有非常多的客家婦女、客家祭儀的影像,作為一個客家人,他自覺有種使命需要為自己的族群文化留下記錄。他也是一個批判性很強的攝影 家,他用了好幾年時間,持續拍攝因聯考制度被書本壓的喘不過去氣的學生,趴在書桌上睡著的小學生、大教室內一排排課桌以上低頭考試的高中生…那些連作 式的攝影作品喚起了我那段面臨聯考苦悶的歲月。劉伯伯說他不是教育者,不知道該怎麼去做教改,但他可以用相機把這些景象記錄下來,並反應出來讓人們去思 考。

劉安明伯伯更大量的作品其焦點都是擺在農村,他出身農家,對台灣農村的興衰、農人辛勤的疼惜、勞動人民的奮鬥,他眼睛所見、內心所感,他藉由相機那一格格 底片留下紀錄。他說他當時並不知道這些照片有甚麼珍貴的,因為他的生活一直在改變,許多事物慢慢的流逝,他只是想把那些他熟悉的生活、事物留下來。只是這 個階段回頭去看時才發現,這些記錄的重要性才凸顯出來,他覺得人往前走的同時,應該要回頭去認識自己的過去。

劉伯伯告訴我,他拍照時從不打擾被拍攝者,總是在一旁觀察、等待,當你願意耐心的守候時,一定能夠捕捉到最生動、自然的一刻,當那一刻來臨時,他心滿意足,這看似簡單的小小願望,劉安明伯伯卻是用了五六十年的光景累積。

拍攝劉安明伯伯的紀錄片過程中,他最常點醒我與提醒我的是,要尊重你拍照的對象、要用你的雙手拿著你的照相機、要用你的心去感受你眼前的人事物,並虔誠的按下你的快門。同樣也是透過鏡頭對這個世界做記錄的我,真覺得自己還有好大一段距離需要努力。

劉安明創作歷程/導演:蔡靜茹

這個部分我想分成兩階段來說明,一個是拍攝時期、一個是剪接時期。

拍攝時期:
第一次拿攝影機進入劉安明家時,一直好奇為何沒看見劉媽媽,後來得知他太太年初中風,目前正在休養復健中,為了照顧太太,他找了一位外籍看護幫忙照料,但他還是放不下心出門,後來,外籍看護偷跑,情況更雪上加霜。

劉安明的生活幾乎是足不出戶,且女兒遠嫁高雄甚少回家探望,兒子離婚後雖與他夫妻倆同住,但是早出晚歸,加上個性內向不太與我互動。且劉媽媽生病後需要清 靜的生活,有時候去拍攝難免打擾到他們的生活,劉媽媽被迫待在房中。劉媽媽對穿著打扮相當講究,因此更不願意在生病憔悴的模樣被拍下來。這都在在的讓我想 表現劉安

明家人的這部分,困難重重。

原來,打算請劉安明帶我們去他所關心的海岸線拍照,我也可以趁機拍攝他這把年紀仍心繫台灣土地的情懷;更計劃請他帶我去他曾經拍照踏過的所在,重現當年他 的拍照現場,也做地域的今昔對照,藉以表現隨著時間流逝,年輕的攝影家已垂垂老矣,而照片中的場景也已事過境遷。
原先的構思,是想要用劉安明的照片來呈現歷史的沙漏(時間),並對照早期台灣的樣貌與現今的轉變。但因照顧劉媽媽的心理負擔,使得我無法強求他帶我各地跑。
另一個拍攝上就發現的問題,即劉安明的客家話說的並不流暢。在河洛庄長大的他(未來影片中會交代),講得一口流利的台灣話,第二語言竟是他童年學習的日語,所以在談及攝影的理念這類用詞較為複雜的言詞時,客語就形成一種障礙。

剪接時期:
由於拍攝期間,無法順利捕捉到劉安明豐富生活的面向,比如與太太出遊、或是去拍照等,導致目前掌握到的畫面豐富度有限。因此,要突破畫面的限制,在影片的形式上,我思考著善用劉安明的作品來鋪陳他的生命經歷、思想、人生態度、以及對土地的熱情、對農村的關懷。
用他的鄉土寫實的攝影風格,呈現台灣早年的生活樣貌,點出歷史的痕跡。
談劉安明個性這部分,幾乎是仰賴他的攝影同好劉辰旦,他們是義結金蘭,攝影的歷程也頗為接近,從劉安明口中得知,劉辰旦對劉安明的認識,比他的子女對他的了解還深。
雖然沒能順利捕捉到劉安明與兒女間的互動,但拍攝期間正是學校暑假,劉安明的孫子、孫女皆各自陪伴劉安明外出,我也拍攝到他與孫子輩的互動,這或許可以展 現劉安明與家人間的情感。   由於我的影片設計以劉安明的作品做轉場,轉場時INS他拍照時的觀察、態度的訪談內容,可以剪接上的小技巧來組織他的客語訪談,使其流暢些。為了讓觀眾理 解身為客家人的他,為何台語比較流利,我會在片子進行1/3左右,安排他談及祖母帶父親逃難到河洛庄的經歷。

1 則迴響 (+add yours?)

  1. Trackback: 網站連結 « 台灣客家資訊網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